本网站为中共井冈山市委党校唯一官方网站!
首页 > 科研资政 > 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浏览量:2127次 时间: 2021-01-14

《井冈山精神》第一章 孕育井冈山精神的伟大革命 

(二)朱、毛会师与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6月30日晚,毛泽东在永新县城商会楼主持召开了边界特委、红四军军委和永新县委的联席会议,先行抵达永新的湖南省委代表袁德生和杨开明、杜修经也参加了会议。会议先由杜修经传达湖南省委的指示。朱德、陈毅、王尔琢等都认为红四军主力去了湘南,只“留下200条枪”难以保卫边界,根据地将重蹈“三月失败”覆辙。毛泽东从形势、敌情、经济、伤员等方面,陈述了红四军主力不能去湘南的理由,请省委收回成命。

毛泽东的意见得到绝大多数与会代表的支持。袁德生、杨开明、杜修经见边界同志意见一致,且很坚决,只好同意大家的主张。会议决定:不执行湖南省委指示,红四军留在湘赣边界活动,建立巩固的根据地。会后第四天,即7月4日,毛泽东代表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起草了向湖南省委陈述不去湘南的报告,列举了六条理由。 这是下级公然抵制上级省委决定的事情,党内极为鲜见。这充分体现了毛泽东、朱德、陈毅等共产党人坚持真理、实事求是的革命精神和风范。

7月上旬,敌情发生重大变化。蒋介石命令湘敌吴尚第八军、赣敌王均第三军金汉鼎部、胡文斗第六军共十多个团,向井冈山发动了第一次“会剿”。湘敌吴尚第八军按“会剿”约定,于7月7 日以两个团向宁冈发动进攻,9日突破龙市防线,向新城推进。为 粉碎敌人的进攻,军委当即决定由朱德等率红二十八、二十九团袭击湘敌老巢酃县、茶陵,袭扰湘军后方,迫敌回援以解宁冈之危。 毛泽东率红三十一团在永新伺机歼敌。7月13日,红二十八、二十九团攻克酃县。毛泽东率红三十一团往永新阻击赣军,切断湘赣两军会合。进入宁冈的湘敌闻酃县被破,后怕红军占领茶陵,断了自 己的退路,于“日急忙经莲花退回茶陵,放弃参加“会剿”,湘赣两省敌军第一次“会剿”即被打破。

湘敌退却,朱德、陈毅决定折回宁冈,回援永新。就在此时发生变故。红二十九团官兵思乡心切,借口湖南省委有要红四军去湘南的命令,竟瞒着军委和上级军官,私自召幵士兵委员会会议,决定“杀回老家去”,径直幵往湘南。朱德、陈毅立即赶往红二十九团劝阻,同时信告毛泽东。红二十九团党代表龚楚不听劝阻,省委代表杜修经更是“导扬其焰”,致使红二十九团于7月17日由酃县水口冒进湘南。朱德、陈毅情知劝阻无效,为避免红军大队分裂,只得率红二十八团跟随前进。

7月24日,红军主力与驻守郴州的范石生部交战,先胜后败,红二十九团全团溃散。仅剩胡少海的团部和萧克带回的一个连共约 100人,编红二十八团。其他人散落郴州、宜章等地,不知所终。 红军主力冒进湘南,损失惨重,红二十九团从此不复存在。湘敌撤回湖南后,赣敌11个团进占永新。毛泽东指挥红三十一团和永新万余革命群众,以四面游击的方式,昼夜袭扰敌人,将赣敌11个团困在永新城及附近30里内达25天之久。永新困敌展现了毛泽东非凡的胆略和杰出的军事指挥才能,创造了红军游击战争史的奇观。

8月上旬,红三十一团退入永新山区。中旬,为红军大队挑伙食担子的农民贺礼昌,带来红二十九团兵败郴州,几乎全团覆没的消息。边界特委遂于8月中旬在永新九陂村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留红三十一团一营和袁文才、王佐部守山,毛泽东率红三十一团三营 前往湘南迎还红军大队。赣敌得知红军主力已去湘南,便大举反攻, 进占莲花、宁冈。其中三个团及反动地方武装卷土重来,反攻倒算, 血洗根据地。被烧之屋、被杀之人不计其数,不少投机分子纷纷反水,边界党的组织和红色政权绝大部分遭到严重破坏,“几毁中国革命的根基”,史称“八月失败”。

8月23日,毛泽东率部在湖南桂东县城与朱德、陈毅率领的红二十八团会合。劫后重逢,悲喜参半。当晚,毛泽东在桂东唐家大屋召开了前委扩大会议。杜修经检讨了自己的错误。朱德、陈毅等也承担了各自的责任。次日,红军主力回师井冈山。

在行军途中,出现了红二十八团二营营长袁崇全挟二营及团部机关炮连、迫击炮连叛变事件。其中4个连的干部察觉袁崇全的阴谋主动返回军部,另1个连也被军参谋长、红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追回。但是,叛徒袁崇全竟然不顾与王尔琢是同学同乡同年庚兄的情谊,开枪将王尔琢打死,王尔琢时年27岁。王尔琢牺牲后,林彪代任红二十八团团长。

1928年8月下旬,湘赣敌军趁我红军主力远在湘南欲归未归之际,向井冈山根据地发动了第二次“会剿”。此次“会剿”,湘敌出动三个团,赣敌出动一个团,共四个团。另有三个团也伺机而动。

留守井冈山根据地的红三十一团团长朱云卿、党代表何挺颖闻讯后,即率领三十一团一营两个连退守井冈山,会同袁文才、王佐的红三十二团保卫井冈山军事根据地。并于8月29日会同边界特委、宁冈县委紧急商议迎敌之策。

8月31日,湘敌吴尚三个团向黄洋界哨口发起了进攻。在朱云卿、何挺颖的率领下,驻守于黄洋界哨口的红军官兵和地方武装,凭借黄洋界天然屏障,依靠地方武装和人民群众,以不足一个营的兵力,打败了敌人四个团的进攻,取得了黄洋界保卫战的重大胜利,打破了敌人的第二次“会剿”。毛泽东在回归途中闻此捷报,欣然奋笔,写下了著名的《西江月·井冈山》一词:山下旌旗在望,山头鼓角相闻,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早已森严壁垒,更加众志成城,黄洋界上炮声隆,报道敌军宵遁。

1928年9月8日,红四军主力在毛泽东、朱德率领下从湘南经崇义、上犹归来。1928年9月上旬,赣敌独立第七师刘士毅部以5个营的兵力尾随红四军至遂川。朱德率红二十八团击溃敌军,击毙叛徒袁崇全,占领遂川县城。随即分兵4路游击,做群众工作,重建政权,同时筹措给养。陈毅率东路红军游击到万安,与万安县委取得联系,康克清等80个万安农军,在刘光万带领下随红军上了井冈山。

10月1日,红二十八团在茅坪泗头垅设下“布袋阵”,林彪指挥作战,全歼周浑元旅尖子营,活捉营长周宗昌,缴枪100余支。 此战后收复宁冈全县。

10月中旬,湘敌阎仲儒部126人,由营长毕占云率领,在桂东起义,参加红军。随后编为红四军特务营,毕占云仍为营长。10月底,赣敌向成杰部驻袁州(宜春)的一个正规连,在连长张威的率领下起义,编在莲花红色独立团,后改编为红四军独立营,张威任营长。毕占云、张威弃暗投明参加红军,是党的政策以及红军和根据地的影响深入人心的结果。

11月9日,赣敌周浑元旅的一部开出永新,进驻新城。朱德率红二十八、三十一团从茅坪出发,凌晨时兵临新城。在敌军出操时将其击败,攻占新城。次日,乘胜追敌,第四次占领永新县城。

红军大队重回井冈山,3个月内连战皆捷,工农武装割据的局面得以恢复,形成了包括宁冈全县,遂川、酃县、永新各一部分,面积4000多平方公里,人口约30万,南北狭长的整块革命根据地。

红四军回师井冈山根据地后,在开展武装斗争的同时,党的建设和根据地建设也取得了重要发展。

1928年9月以后,为了纯洁党的组织,湘赣边界开展“厉行洗党”。其实质就是整党,主要是组织上的清洗和整顿。这是中国共产党历史上最早的一次整党活动。“洗党”的重点是宁冈、永新两县, 这两县的党组织全部解散,重新登记。“洗党”后建立秘密组织,重新登记时对清洗之人既不登记也不通知。“洗党”后边界党员人数减6000人左右。数量虽然少了,但战斗力却大大增强。“洗党”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如有的地方过严过狠,有的地方不够到位,有的出现排斥知识分子现象等。

此外,为了提高党的思想水平,加强政权建设,10月,特委和军委分别在茅坪象山庵和茨坪举办了两期党团培训班。两期均有100 多人参加培训,时间一般3个月。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经常为学员讲课。在组织建设上,把混政府中的投机分子和阶级异己分子清除出去,选出优秀的工农分子进人政府机构。对于如何正确处理党政关系,湘赣边界前委规定,“以后党要执行领导政府的任务”,“而不是包办政府的行政事务”;“党的主张办法除宣传外,执行时必须通过政府的组织”;“免除党即政府的弊病”,等等。把民主集中制运用于政权组织,健全苏维埃政府的办事制度,凡事由集体决策,反对个人说了算。适时地改变活动方式,苏维埃政权由公开转向半秘密。同时,建立和健全各种群众组织,将赤卫队、暴动队、工会、妇女会、青年团、少先队、儿童团等统归各级苏维埃政府领 导指挥。为了更好地开展土地改革,1928年12月,湘赣边界政府颁布了《井冈山土地法》。尝试用法律解决农民的土地问题。

随着井冈山斗争的深入开展,毛泽东开始从理论上进一步思考中国革命道路问题。10月14日至16日,毛泽东在宁冈茅坪步云山白云寺召开了中共湘赣边界第二次代表大会。出席会议的有边界各县和军队中党的负责人100余人。毛泽东在会上作了《政治问题和边界党的任务》的报告。报告详细阐明了中国的红色政权存在和发 展的原因,再次回答了“红旗到底打得多久”的疑问。会议通过了毛泽东起草的《湘赣边界各县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决议案》(《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就是其中一部分)。会议对边界党的改造和建设、各县工作、农村斗争、工人运动宣传、苏维埃、土地、 青年团等问题进行了讨论,作出了决议。《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和《井冈山的斗争》是毛泽东对井冈山斗争实践在理论上的高度概括和总结,他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析了中国社会的性质和特点,阐明了中国红色政权存在和发展的原因, 提出了建立根据地的正确政策,把土地革命、武装斗争、建立根据 地三者密切结合起来,形成了“工农武装割据”的思想。大会选举毛泽东、朱德、谭震林、陈正人、龙超清、朱昌偕、刘天干、盘圆珠、王佐农、宛希先、王佐、杨开明、何挺颖等19人为特委委员。 因杨开明病重,谭震林代理特委书记,陈正人为副书记。

1928年11月6日,边界根据6月4日《中央对前敌委员会的指示信》规定,重组了前敌委员会(简称前委)。前委是井冈山革命根据地最高领导机关,统辖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军委。前委由毛泽东、朱德、谭震林、宋乔生、毛科文5人组成,毛泽东为书记。11月13 日至15日,毛泽东和前委在宁冈新城召开了红四军党的第六次代表大会,共79人到会。会议通过了关于政治问题、党务问题、军事问 题、经济问题、纪律问题5个决议案。选举23人组成红四军军委,朱德为书记。军委在前委领导下开展军队中党的工作。

在军事建设方面,为加强井冈山和九陇山两大军事根据地的建设,边界党、军委根据“二大”关于“修筑完备的工事” “建设较好的医院” “储备充足的粮食”的决议,扎扎实实地做了几件大事: 一是兴建了小井红军医院,力求解决基本的医疗条件。二是成立边 界防务委员会,统筹地方后勤的调派和指挥。三是组织红军挑粮上山,对付敌人的新“会剿”,以解长期的战争之需。毛泽东、朱德、 陈毅等军中领导带头挑粮,至今还流传着“毛委员背粮上山”“朱德的扁担”等脍炙人口的故事。四是修筑完备的工事,将井冈山军事根据地的五大哨口迸行了修筑,在九陇山军事根据地也修筑了工事。五是开展红军冬季训练,进行政治教育,开展军事训练,提高官兵综合素质。

针对根据地部队的吃饭穿衣等问题,毛泽东、朱德等一方面以身作则,艰苦奋斗,“从军长到伙夫,一律吃五分钱的伙食”。另一方面,釆取有力措施,发展边界经济。一是发展农业生产。加强对农业生产的领导,颁发布告督促检查。组织耕田队,调剂劳力、耕牛余缺。兴修水利,开展农田水利基本建设。发动妇女参加农业生产。红军官兵在做群众工作时,积极帮助干农活。二是创办上井造币厂。上井造币厂是1928年5月下旬在原谢氏兄弟造币厂基础上创办的,专造“花边”。原材料主要是红军打土豪所得各种银质器具。

“花边”印模是墨西哥版的“鹰洋”。为了区别,在银元上凿了“工”字,边界军民称之为工字银元。三是开辟红色圩场。红色圩场有两个,遂川草林圩场和宁冈大陇圩场。毛泽东专门制定了保护中小商人的政策,强调“一个红枣也不能动”。四是设立公卖处和公营商店。公卖处设在茨坪,用打土豪筹得的部分款子,买一批货物放在公卖处出售,以方便群众。五是成立竹木委员会。有计划组织井冈山盛产的山货和竹、木、油、茶等,通过各种渠道沟通赤白贸易。还开展群众性的熬硝盐运动,等等。这些措施有效地活跃了根据地经济,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经济压力。

正当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设事业蓬勃发展之时,又一支革命武装汇聚到井冈山,那就是彭德怀、滕代远等领导的平江起义部队红五军。这支武装于12月10日与红四军在宁冈新城胜利会师。红五军与红四军在井冈山会师,是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事件,对井冈山根据地后期斗争起了重要作用。

1928年6月,国民党军湖南独立第五师开至平江换防。中共党员彭德怀时任该师第一团团长。彭德怀在准备起义时,接到要他捕共产党员黄公略、黄纯一、贺国中等人的命令。彭德怀即与滕代远等商定以士兵闹饷的名义立即起义。7月22日上午,彭德怀召开排以上军官会议,解除了 10余名军官的职务。11时许,在县城天岳书院前召开一团官兵起义誓师大会,下午1时,起义爆发。起义军解除了县城反动军警2000余人的武装,占领了平江县城,释放了被关押的工农群众。黄公略、贺国中分别在嘉义镇和岳阳起义,23日到达平江与彭德怀会合。24日成立了平江县工农兵苏维埃政府。部队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五军第十三师,彭德怀任红五军军长兼第十三师师长,滕代远任红五军党代表兼十三师党代表,邓萍为参谋长。 下辖3个团约2500余人。25日,成立了红五军军委,邓萍为书记, 委员有滕代远、彭德怀、黄公略、贺国中、李灿、黄纯一、李光、 张荣生等。

平江起义爆发后,国民党湖南清乡督办署急调第五独立师陈光中部分部队数路进攻平江,又调第二十三师朱耀华部等由浏阳向平江“堵剿”,同时电传鄂、赣两省当局派兵“堵剿”。红五军在与敌军近五个团激战后,损失惨重。8月20日,红五军在黄金洞接到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信。信中要求红五军避免与敌主力部队作战,向萍乡、安源与朱毛红军联络。于是,彭德怀、滕代远接信后率主力向江西万载方向运动,期望上井冈山与朱毛红军会合。但是,国民党军两个团一直穷追不舍,激战屡屡不断。9月9日,红五军主力在万载县大桥受挫后,折向铜鼓。第一次向井冈山挺进的计划落空。

9月17日,大桥受挫后,红五军攻克铜鼓县城,部队士气大振。同日滕代远以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员的身份,在铜鼓幽居主持召开了红五军党组织负责人与平(江)、浏(阳)、修(水)、铜(鼓)四 县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组建了中共湘鄂赣特委。滕代远为书记, 彭德怀、王首道、李宗白、邱训民为常委。会议总结了平江起义以来的经验教训,研究了红五军的去向问题。大家认为红五军留驻湘鄂赣一带势成孤军,敌军随时都有十多个团,于我不利,应到井山去与红四军会合。这样,红五军主力开始了第二次挺进井冈山的军事行动。

10月,红五军党委与湘鄂赣边界特委在修水台庄召开平江、浏阳、修水、铜鼓、武宁五县党组织负责人联席会议,将红五军与各地方武装合编。红五军番号不变,下辖三个纵队,十个大队。这样,经过思想和组织整顿,为向井冈山挺进打下坚实基础。

台庄整编后不久,湘鄂赣三省敌军调集20余团兵力,步步进逼,“会剿”台庄。为打破敌人“会剿”,解决部队给养,决定留下一、二纵队由黄公略指挥,在平浏边境坚持斗争,相机掩护彭德怀部行动;彭德怀、滕代远、邓萍、李灿等则率第三纵队及特务大队向井冈山靠拢,与朱毛红军会合。

1928年11月,彭德怀等率部几经奋战,突破敌人重围,月末兵抵万载。万载县长闻讯而逃,守敌全部缴械。红五军在万载获得了大量军用物资,战士们尽量多拿,准备上山作礼品送给红四军的兄弟。

1928年11月底,彭德怀、滕代远率部从万载出发,于12月上旬到达莲花高州。莲花县是井山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曾实现全县一片红。高州百姓得知红五军是上井冈山与朱毛红军会合的,送水送茶,让房打铺,使红五军官兵深为感动。

次日,红五军向宁冈进军。突然传来一阵枪声。不久,一支队伍飞奔而来。彭德怀命司号员用军号联络,得知是何长工带领的红四军。彭德怀大喜过望,忙集结部队开过去。原来,红四军通过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也得悉红五军要上山的消息。毛泽东、朱德商量派何长工率毕占云特务营、张威独立营前往迎接。何长工、毕占云、 张威听说红五军已到莲花高州,在袭击坊楼的莲花靖卫团后,即带着队伍追赶过来。

红五军与红四军的接应部队在莲花九都会合了。双方战士顿时一片欢腾。彭德怀、滕代远等红五军领导与何长工等见过面后,即向宁冈前进。两个多月来的艰苦转战,终于如愿以偿。红五军与红四军特务营、独立营,经永新越过七溪岭,于12月10日来到宁冈新城。

何长工将红五军队伍安顿在新城东门外的历山、王下村,军部设在王下村的“敬爱堂”。红五军受到了根据地人民的热烈欢迎。不久,毛泽东、朱德、陈毅等一行飞马来到“敬爱堂”。在欢声笑语中,一双双大手紧紧相握。毛泽东、朱德、陈毅向红五军的同志介绍了井冈山根据地创建和朱毛会师以来的情况,彭德怀、滕代远等 也介绍了平江起义和两次向井冈山进军的经过。双方决定,为纪念广州暴动1周年和欢迎红五军上山,于12月14日召开两军会师庆祝大会。红四军二十八、三十一、三十二团5000余人和红五军800 余人,加上当地的地方武装和群众,近万人参加了会师大会。毛泽 东、朱德、彭德怀、滕代远都讲了话,宁冈党政团体的代表也讲了 话。会后,红四军宣传队还表演了文艺节目。

红五军和红四军的会师,是继朱毛会师后的又一次胜利大会师。它增强了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武装力量,为巩固和发展井冈山根据地作出了很大贡献。